名人志

寄写乡愁——走进承德闫景阳写生作品之三


      自新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改写了全人类对2020年的计划书,扰乱了每一个人预设的生活与工作日程。可是,逆向而行的英雄们用铮铮铁肩为我们撑起一片明媚的蓝天,用灼灼生命为我们点亮了生存的希望,如缕缕阳光为我们驱散阴郁的愁云惨雾……2020年的秋天在一次次彻骨的痛楚中炼铸,在一声声企盼的祈祷中到来,其外表依然明媚如往昔,骨子里却渗透出不同他时的悲凉与沧桑。秋思总是与化解不开的乡愁相关,在古人的诗与画中一次次升华,2020年的金秋十月,画家闫景阳开启了他不同以往的秋日写生之旅,因为这一次是为了用他的画笔去帮助一个游子圆思乡之梦,销无边乡愁。

一、乡愁系龙江

      闫景阳是黑龙江省画院的专职画家,近十余年来致力于创研地域性中国画流派——黑土画派,以弘扬地域文化、创作出有传统笔墨意韵和当代精神的优秀作品,打造有文化内涵、有艺术品位的地方画派为奋斗目标。闫景阳此次写生的目的是从艺术角度书写乡愁,化解乡愁,给家乡父老一份饱含深情的特殊礼物,表达对家乡各类人才的致敬和关爱。黑龙江省的人才流动频繁,文化交流多向而热烈,黑龙江的省会哈尔滨是著名的现代移民城市,历史上的黑土文化是当地的少数民族、来自关内的汉族移民、来自异邦的海外移民等多方杂处,交汇融合而成。随着当下交通工具、通讯设备的升级换代,人们的生活、学习、工作、旅游都呈现出前所未有信息爆炸的时代。但在这种乱花渐欲迷人的人才流动过程中,却有一根看不见的红线牵引着这些来往的主与客,那就是一缕抹不去的乡愁。无论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黑龙江本地人,还是出生在黑龙江到外地甚至国外去工作的人,还是来自异域他乡到黑龙江发展的人。


      闫景阳此次承德写生就是蒙一位出生于承德在黑龙江创业的企业家盛情邀约而成行。这位企业家是外省到黑龙江创业扎根的优秀人才的代表。这位企业家生于承德,在哈尔滨生活了十几年,已经对黑龙江有了不可割舍的情意,却又对家乡承德念念不忘。故此,他请闫景阳到承德来写生,用中国画的形式表现他家乡的自然与人文美景。而闫景阳作为黑龙江省画院的一名专职画家,也用他的艺术作品表达了对这位企业家的支持与赞誉,使其对第二故乡黑龙江有了更浓厚的感情,也更愿意为黑龙江的发展繁荣贡献力量。


二、承德写生之旅

  承德地处河北省东北部,近京津,靠蒙辽,具有独特而深厚的地域文化底蕴。承德有许多的世界之最:避暑山庄是世界最大的皇家园林,外八庙是世界最大的皇家寺庙群;普宁寺的千手千眼观世音是世界最大的木制佛;热河是世界上最短的河流。这里还有万里长城的精萃所在——金山岭长城;号称世界一绝的石柱——馨锤峰;天下第一奇松——九龙松等等。承德,古时曾一度被称为热河,清朝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清廷在此修建热河行宫,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开始使用。此后,为适应皇帝每年都要到热河避暑的需要,各蒙古王公,朝廷大臣及一些词人文士都争相在热河建府邸宅院,工商业随之高速发展。雍正十一年(1733年),胤祯取承受先祖德泽之义,罢热河厅设承德直隶州,是承德作为该地名称的始源。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承德升级为府,成为当时仅次于北京的另一个重要政治中心。当时清帝几乎每年都在此驻留半年时间避暑和处理朝政,接见少数民族王公及外国使节。

      闫景阳于2020年10月11日来到承德,历时六天在几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景区进行了深入写生。闫景阳此次共完成50×50cm的写生作品三十幅。通过这次写生,他对承德的自然风貌和历史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生发出许多新的关于中国画的艺术感悟与学术理念。


      他了解到,承德市市区处在一个四面环山的河湖盆地上,构成承德盆地的砾岩,成分与粤北仁化县丹霞山的钙质砂砾岩类似,极易被含有二氧化碳的水所溶蚀,从而产生千奇百怪的造型,于是在承德盆地的周围逐渐形成了与江南丹霞山相似的地貌奇观。在避暑山庄东望,会看见在东面群山峻岭之巅,有一巨石异峰突起,宛若一只巨大手指。清康熙四十一年(公元1702年),康熙帝因该峰状似磬锤特赐名为磬锤峰,俗称棒棰山,为承德十大名山之一。闫景阳用中国画笔墨概括出山形地貌,用变化多端的笔法表现了棒棰山、双峰山、宽山等承德名山。他在融自然景观、朝代历史于一炉的承德,发现许多建筑和绘画遗存都是各民族艺术融合的结果。承德司马台长城是中国万里长城中最险要的一段,东起望京楼,西至后川口,全长5.4公里,为明朝时期所建。该长城被鸳鸯湖分为东西两段,分别有敌楼1619座。东15楼至东16楼之间称为天桥,为一堵阔约30厘米的墙,南侧是悬崖,故是最危险的一段。古北水镇是司马台长城脚下独具北方风情的度假式小镇。



三、由写生而生发的学术感悟

      闫景阳在此次承德写生中对于中国画创作又有了新的理念提升和学术感悟,对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了更明确的认识。他深刻感到艺无止境。中国画的艺术表达不仅仅是对物象表层的模拟,更主要的是一种以意摄物后所呈心象的纵深与外化。闫景阳深深地感到,随着画家自身对笔墨语言的锤炼、艺术修养的提升,艺术手法的表现会更加自如,但对精神层面的艺术呈现、情感欲求却会更加强烈。他认为中国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心灵境界,这种境界的营造来自于这样几方面的修养:一是笔墨技法的修养,包括中国画的各种笔墨技巧,对笔性与笔力的把握,最基本的中国画物质与文化符号基础。二是传统文化的修养。中国画是画家内在文化修养的综合体现,画面是画家文化修养所暴露出的冰山一角。三是领悟自然的修养。天人合一、物我互联的中国画创作理念决定了中国画的写生不同于传统西方艺术的对景写生,要求画家要读懂自然、感悟自然,在对心源与造化的双重师法中领悟自然的妙谛。



      将此次写生作品与202010月之前的作品对比,可以看出这是闫景阳对中国画学术认知的一大转折点。他认识到,中国画的笔墨传统除笔墨技法层面之外,更来自创作主体对艺术心象的感悟、理解。他思考着,在笔墨修养与比较全面时,如何体现心灵对中国画的呈现。他在写生的第四天感触颇深,从学术视角对自己艺术进行严格的自我考量。他坚信坚守中国画的笔墨本体性,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中国画融汇中国的传统哲学、文化等复杂的文化基因,在对其感悟、理解不深入时,在修养欠缺、技法不精的情况下,妄谈改变中国画是浅薄这举。闫景阳希望自己更加刻苦研学,走向更广阔的艺术天地。


(作者 苏丹 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2020年10月18日于新源里宿舍







名人百科

名人百科微信咨询

微信“扫一扫”浏览